主要央行的货币融资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新常态

 2020-04-08 09:24:25 友财网 友财网

美联储和欧元区及日本央行使用的工具略有不同,但大多涉及对金融资产的新的大规模购买操作以及向银行和企业提供便宜信贷。

全球主要央行在竭尽全力应对新冠疫情的影响,印钞已到极端状态,这可能在疫情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新常态。


主要央行的货币融资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新常态


美联储和欧元区及日本央行使用的工具略有不同,但大多涉及对金融资产的新的大规模购买操作以及向银行和企业提供便宜信贷。


究其核心都围绕一个概念:吸纳民间和公共债务,由于疫情影响了借款人的支付能力并导致政府支出加大,这种很长时间内一直在膨胀的债务势必会爆发。


尽管程度有所不同,但每家央行都在声称独立于政治。这是1980年代以来中央银行制度的基础。


但是,随着各央行在本国公共和民间债务中吸收了越来越高的份额,财政和货币当局之间的“协调”已成为决策者的新口头禅。


新冠疫情总有一天会消失,但这场关于全球最富裕经济体的央行职能的革命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并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货币融资--即央行直接为政府融资--不再是一个禁忌。


“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使经济政策经历了迅速和剧烈的转变。”法国兴业银行的策略师Albert Edwards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到目前为止,他们的行动似乎已取得成效,主要股市已反弹,货币市场的紧张状况也逐渐消失。


*14万亿美元*


事实上,在过去10年里,央行官员们也一直在做这件事。


Datastream数据显示,欧洲央行、美联储和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总额已达到14万亿美元,这些资产主要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购买的,在利率已处于零或更低之际作为货币政策的补充。


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央行仍坚称,这个所谓的“量化宽松”政策是暂时的,货币政策总有一天会回归正常,届时利率将回到正值,资产负债表也将大为瘦身。


但以后不会再如此。现在所有主要央行或多或少都在公开谈论常设QE,那将意味着,政府和企业可能将央行购入的公债及企业债无限期地借新还旧展延下去。


日本央行持有43%日本政府公债;欧洲央行也取消了对欧元区任一国家债券不得超过三分之一的购债上限。


一些经济分析师正呼吁采取更极端的措施,例如向所有家庭发放现金(经济专业说法叫做直升机撒钱),或是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力主的取消债务。


“可能需要...某些形式的债务宽延--例如通过消除央行吸收的民间部门贷款来实现。”法国安盛(Axa)首席经济分析师Gilles Moec称。


*赤裸裸的比较*


这种极端构想不断冒出,令人联想到1930和1940年代的情况。


跟那时一样,危机的种子在10年前金融危机时就已经种下,当时各国央行纷纷印钞、帮助股市反弹,但薪资增长滞后--直到新危机爆发,这次引发危机的是新冠病毒。


与此同时,在央行提供融资的情况下,政府进行更多支出--那时是为了二战,现在是为了缓解疫情影响。


76年前,随着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后又推出马歇尔计划帮助西欧国家站稳脚跟,这项实验最终结束。


一些欧洲决策者现在呼吁制定一项新的“马歇尔计划”以刺激欧洲经济。


但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创始人Ray Dalio认为,当前的困境,恰逢中国经济崛起和西方国家愈发不稳,可能标志着更深层次的变化。


他预计,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将开始终结,美国的经济主导地位也将随之终结。


“我相信我们正在见证典型的财富与权力大移转...这是世界秩序发生的深刻转变,将影响所有国家。”Dalio在博文中写道。


他建议持有黄金,因预期投资者将益发担心持有收益率为负值的债券和贬值现金。


这场革命是否即将发生,取决于全球经济是否反弹、从而让央行决策者最终停止印钞。


但历史表明,这将花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一份针对14世纪以来12场大流行疾病的研究报告发现,与战争不同的是,疫情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几十年低迷。此报告的作者之一是美联储政策顾问Òscar Jordà。


该报告指出,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疫情不会摧毁建筑物或者工厂。二次世界大战后,重建引领了经济的荣景。


“疫情的宏观经济后遗症持续约40年,实际回报率明显受到压抑。”Jordà和合作者Sanjay R.Singh及Alan M. Taylor写道。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