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要是寒冬怎么熬?天然气“涨涨涨”背后 正引发更深层次危机

 2021-09-06 16:33:00 财联社 金银汇

连接欧洲、亚洲和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市场价格飙升,已反映出了这层担忧。各行各业如临大敌在世界各地,天然气价格上涨的经济后果也正变得越来越明显。必需品价格持续上涨最终也有可能会引发更深层次的社会矛盾。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周一(9月6日),A股天然气概念股继续走高,延续了上周晚些时候的火热表现,这也令更多国内投资者,将目光投向了过去一年时间里价格翻了数倍不止的全球天然气市场。

行情数据显示,首华燃气今日午后便宣告封板,深圳燃气、蓝焰控股、广汇能源、长春燃气、新疆火炬、陕天然气等也纷纷跟涨。

在国际天然气市场上,美国天然气期货合约上周强势突破了4.73美元关口,续创2018年四季度以来新高。

image

然而,在愈发火热乃至疯狂的天然气上涨行情背后,一些经济学家和业内人士却反而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了“寒意”——本就因疫情摇摇欲坠的全球经济,能够承受得住能源价格飙升带来的痛苦吗?考虑到欧美大概率将以低于往年库存水平的进入冬季,一旦今年出现寒冬,面对一路上涨看不到头的天然气价格,全球消费者又该如何应对?

有经济学家就不无担心地指出,即将到来的冬天可能会给世界一个痛苦的教训,即天然气对经济的影响是多么普遍,多么重要。难以承受的价格可能会抑制家庭支出,并通过通胀侵蚀他们的工资,给全球主要央行带来更为艰难的政策抉择。

更糟糕的是,实际供应短缺可能会导致大量工业生产闲置,甚至在发展中国家引发停电,以及潜在的社会动荡。

天然气严重供不应求

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分析师Bruce Robertson表示,“能源是经济的基础。能源价格高企料会影响整个供应链,继而削弱全球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

目前,世界各地的能源成本都在上涨。北半球夏季刚开始时,天然气价格就一路走高。这在欧洲地区尤为明显,欧洲天然气价格一路升至了创纪录水平,从2020年5月的低点上涨了逾十倍。

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所面临的紧缺已越来越明显,那些通常在冬季大幅消耗的天然气库存无法得到有效补充。欧洲大陆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俄罗斯一直在限制天然气管道的出口。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国内需求高企、生产中断,以及一项减少经由乌克兰转运燃料的协议。

奥地利油气生产商OMV AG的首席执行官(Alfred Stern表示,整个夏天我们都无法填补库存。欧洲消费者现在受天气的影响,而未来价格走势也“将取决于今年冬天有多冷”。

在欧洲,部分地区的天然气价格已经超过了油价,而眼下面临类似挑战的还不止欧洲地区。虽然俄罗斯的供应限制不会直接影响亚洲的消费者,但他们仍必须与欧洲竞争液化天然气(LNG)的海运市场,这已迫使他们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价格以确保运输。

意大利电力公司Enel SpA的首席执行官Francesco Starace表示,“如今高企的天然气价格不光是欧洲的大麻烦,它们可能也同样是亚洲要面临的严峻挑战。”

连接欧洲、亚洲和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市场价格飙升,已反映出了这层担忧。通过刺激这一燃料的更多出口,高天然气价格已传导到了美国国内市场。今年,纽约天然气期货价格上涨了80%,创下了201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即便如此,仍远低于全球其他主要市场。

能源研究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的天然气分析师Nina Fahy指出,“欧洲市场和美国市场在进入供暖季节时将处于相似的位置。考虑到预计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很高,如果天气比正常情况更冷,我们可能会担心库存是否充足。”

各行各业如临大敌

在世界各地,天然气价格上涨的经济后果也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法国最大的食糖生产商Tereos SCA上月警告称,这一燃料价格正在影响欧洲的食糖加工,“极大地”增加了生产成本。

法国北部的食品加工公司Roquette Freres SAS核心原料高级副总裁Pascal Leroy则表示,能源价格高企正在“对所有其它成本造成通胀压力”,这些成本最终将转嫁给客户。

在南亚,Mughal钢铁公司首席运营官Shakeel Ahmad称,不断上涨的公用事业费用正“破坏”该公司在巴基斯坦的业务。“我们总得先消耗燃料,然后再支付高额费用。而到那是我又怎么能回去跟客户说,我卖给你的钢材需要增加额外成本呢?”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上周表示,8月份全球制造业经理人指数已经跌至了六个月低点。

一些较为贫穷的国家,例如孟加拉国,尤其无力获得足够的能源供应来维持经济发展。由于潜在的电力配给,该国的一些灌溉系统可能只能在夜间运行。

俄罗斯LNG生产商Novatek PJSC首席执行官Leonid Mikhelson表示,亚洲目前的LNG价格“绝对不正常”。他说,“最终报价很可能会遭到拒绝”,因为消费者买不起。

恐引发更深层次危机?

目前主要发生在欧洲和亚洲重工业领域的能源涨价危机,甚至可能很快就会蔓延到政治和宏观经济领域。如果家庭和企业看到自己的公用事业费用上涨,他们可能会寻求要求涨薪或提高所售商品的价格,而这将加剧本已紧张的供应链造成的通胀压力。

上月,欧元区CPI已经飙升至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正式迈入3时代。尽管欧洲央行官员坚称,疫情后的物价上涨应该只是暂时的,但持续的上涨可能会使他们通过超宽松货币政策继续支持经济的做法受到质疑。

image

“生产商转嫁成本的可能性非常高,”荷兰国际集团(ING Groep NV)驻法兰克福经济学家Carsten Brzeski表示,“这意味着通胀可能不是那么短暂的”。

必需品价格持续上涨最终也有可能会引发更深层次的社会矛盾。欧亚集团分析师在8月底的一份报告中称,“在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即使零售燃料或能源价格小幅上涨,也可能导致经济困难和公众动荡。”

在巴基斯坦,由于国营公司购买了该国自2015年开始进口以来最昂贵的天然气,一度受到批评。

此外,盛宝银行(Saxo Bank a /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Ole Hansen表示,在即将到来的德国大选中,能源成本也可能成为主要候选人的一个“烫手山芋”。

【温馨提示】文章来源于财联社,由指股网整理发布。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此文观点与指股网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仅供参考,请理性阅读,版权归属于原作者,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