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泰等:解局“内循环”,通过创新扩大新消费

 2021-09-03 18:06:11 优财金融数据 人民币汇率播报

二季度中国消费不但结构在分化,而且增速有所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8.5%,比6月份的12.1%有所回落。

原标题:滕泰等:解局“内循环”,通过创新扩大新消费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26日电 题:《滕泰等:解局“内循环”,通过创新扩大新消费》

作者 滕泰(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 张海冰(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二季度中国消费不但结构在分化,而且增速有所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8.5%,比6月份的12.1%有所回落。因此需要尽快采取有效措施提振消费,助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服务业和农村消费恢复慢,新消费前景广阔

数据显示,与2019年同期的分类消费情况相比,2021年1-7月消费结构分化明显,服务业和农村消费受冲击较大,新消费升级方向和消费增长方向高度一致,但新消费占比较低。具体来看:

服务型消费恢复程度比商品零售落后。农村消费恢复实际上落后于城镇消费。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1-7月,城镇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0.9%,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9.4%,表观增速基本持平。但从绝对数字的比较来看,2021年1-7月城镇消费品零售额为21.45万亿元,如果与2019年同期19.53万亿元的水平相比,增长9.83%,已经基本相当于剔除疫情影响的2020年测算增长水平;而乡村消费品零售额为3.24万亿元,如果与2019年同期3.30万亿元的水平相比,下跌1.82%,尚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这说明,尽管当前的表观增速持平,但乡村的恢复程度低于城镇,需要更多关注。

新品类可选消费品增速高于传统品类,消费升级方向与消费增长方向一致。服装、家电等传统的生活质量改善类消费增长乏力,家具、装潢建材等甚至出现负增长,但化妆品和珠宝首饰类增长较好,而体育娱乐用品、通讯器材等新兴的生活质量改善类消费均实现高增长,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消费结构在向消费升级的方向转移。

在汽车类消费中,新能源汽车强势增长,与传统汽车销售负增长形成鲜明对比,显示出新供给创造新需求的强大能力。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汽车零售额达到2.2万亿元,同比增长30.4%,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贡献率达到13%。其中,新能源车一直保持强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1-6月累计销量120.6万辆,同比增长201.5%,已经接近2020年全年销量。而传统汽车则相当疲软,6月狭义乘用车零售销量同比下降5.1%,环比下降3.1%。消费者在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之间的选择已经越来越明显倾向于后者。

线上消费实际增速仍然远高于线下消费,消费模式升级仍在进行中。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年上半年全国网上零售额达6.11万亿元,同比增长23.2%,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3%的同比增速基本持平,主要是2020年线上销售的基数较高,而线下销售的基数较低造成的。比较两年平均增速可看出,2021年上半年网上零售额两年平均增长15.0%,整体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4.4%,线上销售高出10.6个百分点。从线上销售的具体品来看,健康用品、“新国潮”产品、直播电商、反向定制、即时配送等新模式增速更高。

总体来看,一方面,疫情对服务业、农村等板块的消费影响较大,需要更大的政策扶持来加快服务业正常经营,提升农村居民收入,加快恢复消费需求;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国潮”商品、健康用品等新供给与传统的服装、家具等老供给之间的“交接班”仍在进行中,线上消费增速远远快于线下,新消费需求增长空间广阔。

创造新需求,才能畅通大循环

从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制造业的高增长主要靠超强的出口消化和带动,下半年出口增速回落态势已现,随着外部需求下降,制造业供给回流具有一定压力,需要尽快采取必要措施大力提振消费。

提振国内消费的关键是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而增加居民收入的关键还是稳就业,尤其要重视对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支持,减少“头部化现象”带来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加剧等问题,确保弱势市场主体不出现退出潮,以保证每年新增就业1000万以上的目标实现。

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探索共同富裕。在初次分配中,劳动、资本、土地、技术、管理五大要素都创造财富,都应获得合理报酬,但近些年,金融部门和土地部门获得了超额要素报酬,要进一步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等改革,减少这些部门依靠行政垄断和人为制造稀缺所获取的超额报酬,从而增加劳动者、管理者、技术者的收入。

要多举措增加中低收入群体的财产性收入,比如,加快农村土地、宅基地确权后的流转、交易制度建设,使农民的资产转化为实质性的财产性收入;考虑到资本市场的投资主体扩大,资本市场的繁荣也是提高居民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现实途径。

考虑到农村消费恢复情况实际上低于城镇,以及农村边际消费倾向提高潜力较大,需要重点关注农村居民的收入提高问题,尽快提升农村消费。

为了提升居民消费意愿,还要高度重视高利率对消费倾向的抑制作用。当前中国城镇居民收入的主要构成部分都是工资性收入;中国的富裕、老龄化人口占比较少,与1993年以后日本的情况截然不同——从当前的实际发展阶段出发,倡导保护存款者收入以稳消费是不符合中国家庭收入结构的实际情况的,而尽快降息,降低储蓄倾向,则有利于提高边际消费倾向,增加居民消费意愿。

在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新发展阶段,要“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加快培育完整内需体系,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以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从当前中国消费结构的变化趋势出发,应当深刻理解“新供给创造新需求”的原理和规律,推动新产品、新模式、新场景等新供给不断发展,找到创造新需求的方向和方法。只有引领生活方式变革,创造新需求,才能畅通大循环。

(责任编辑: HN666)

原标题:滕泰等:解局“内循环”,通过创新扩大新消费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