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这个男人出狱!韩国为他改法律!千亿芯片大计等他拍板,将搅动全球半导体风云

 2021-09-03 18:04:53 优财金融数据 人民币汇率播报

在全球白热化的芯片收购竞逐中,韩国三星的角色或将显得很重要。作为三星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的独子,李在镕目前被认为是这一韩国财阀的继承人。

原标题:刚刚,这个男人出狱!韩国为他改法律!千亿芯片大计等他拍板,将搅动全球半导体风云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江月,实习记者吴笛

编 辑丨李艳霞

在全球白热化的芯片收购竞逐中,韩国三星的角色或将显得很重要。

当地时间8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卷入“亲信干政案”、现任三星集团副会长的李在镕,获得假释走出首尔看守所正门,他向媒体和公众表示:“很抱歉令国民担心,认真听取了大家对我的担忧、责难和期待。我会努力的。”期间深深鞠了一躬。

今年53岁的李在蓉看起来比过去削瘦了许多,两鬓也有了些许白发。

作为三星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的独子,李在镕目前被认为是这一韩国财阀的继承人。涉及170亿美元的晶圆厂建设计划、以及寻机吞并市值规模数百亿美元至上千亿美元国际芯片龙头公司的传闻,正等待他的决策。

从2021年1月18日到8月12日,李在镕在监狱中度过207天。在这段时间中,全球芯片格局风云暗涌。当前,美国英特尔或将斥资300亿美元收购晶圆厂、另斥资200亿美元新建晶圆厂,存储芯片市场则在进行“寡头竞争”,处理器芯片大厂英伟达也在谋求一项400亿美元的收购。

经过三十多年在现代电子工业中的锤炼,韩国三星集团是全球具有寡头地位的芯片巨头之一。在晶圆代工方面,与英特尔、台积电竞争市场份额;在存储芯片方面,力图从美国美光、西部电子以及韩国同行SK海力士等公司“口中夺食”。该公司也启动了涉及数百亿美元的逻辑芯片发展计划。

自从2020年10月25日,三星集团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病逝以来,韩国三星迟迟无法启动重大收购。不过在市场传闻中,包括德州仪器、Microchip、ADI、意法半导体、英飞凌、恩智浦等在内的一众美国、欧洲芯片设计巨头,均在韩国三星“虎视”的目标名单之上。

从电器到微电子

自从1970年代末,韩国三星一直投身于晶体管电视、手机、微波炉等电子产品制造,并逐步走上发展晶圆制造、存储芯片设计的道路。经过30多年的锤炼,整个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在三星、后起之秀SK海力士的带领之下,也成为全球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

无论从涉足领域还是资产体量的角度,在韩国知名的诸多财阀集团中,韩国三星目前都是最大的那一个。涉猎金融、地产、消费、工业制造等多个领域,拥有约百个子公司,三星集团旗下一大重要资产,是在韩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三星电子。

从三星电子的财务报表中,可以看到三星目前在半导体领域的发力情况。

三星电子的芯片产业,采取了在芯片产业链上同时涉足设计和制造的IDM模式。按照该公司自己的分类,包括储存芯片、晶圆制造、以及LSI系统(覆盖移动设备全产业链的产品,包括移动处理器、图像感应器、生物处理器、安防、显示产品等)。

三星电子7月29日发布的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期内芯片业务的销售额达到197亿美元、略跑赢收入196亿美元的英特尔。按照8月12日的收盘价计算,英特尔目前市值为2172亿美元,而三星电子市值已经达到3799.8亿美元。英特尔成立于1968年,比三星电子早十数年涉足半导体领域,可见三星的攻势猛烈。

2017年之前,三星电子曾进行过多轮“狼性”收购。包括在2015年收购美国LED屏幕生产商YESCO,2016年收购美国厨房电子生产商Dacor、美国IaaS和PaaS服务公司Joyent、美国初创人工智能公司Viv Labs,2017年完成以80亿美元代价收购美国音响设备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HARMAN。

在2019年,三星电子又宣布,将在至2030年期间斥资133万亿韩元投资逻辑芯片。

上述系列“狼性”的大手笔重金项目,反映三星电子在三十多年的发展历史中,从电器到微电子,对整个产业链进行野心覆盖。

不过,随着全球电子工业走向更高的精密度、更强的运算需求、更广的人工智能应用范围,从“根源”的微电子研发水平入手,将是全球电子产业争夺未来的关键。

自从2017年李在镕首次被调查“亲信干政门”的独立检察组传唤以来,三星电子已经多年未能发起重大的收购行动。全球半导体的目光都聚焦在8月13日出狱的李在镕身上:他将回到公司推进下一次轰动的收购吗?

坐拥逾100万亿韩元现金的实力

韩国特殊的企业文化,导致李在镕这样的“继承人”才有资格对芯片产业里的超级项目,做出最终决定。为此,韩国三星不惜将超过100万亿韩元、折合接近1000亿美元的现金,静静地趴在现金账户上。

自从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三星电子的现金流量表上,净现金持续超过100万亿韩元。截至6月30日,净现金数量为111.1万亿韩元、折合约966.6亿美元,这一数额远远高于该公司的短期债务、应付账款的总和,流动比值高达264%。

合理地把钱花出去,正成为三星电子股东们最迫切的需求。在三星电子今年1月份的财报发布会上,股东们对公司高层进行穷追不舍的追问,逼迫首席财务官崔润浩承认,现金增加主要是由于三星未能“进行有意义的并购活动”。

首尔国立大学商学院教授Jaeyong Song从事策略和国际管理研究,著有《三星之道》一书。他此前就韩国高层决策方式解释道:“像并购、数十亿美元的交易等高风险战略决策,是留给三星的老板决定的。”他又称:“韩国的CEO在某种程度上更像首席运营官。他们负责短期利润,而老板则负责长期竞争力,因为他们的任期是终身的。”

李在镕目前担任三星集团、三星电子的副会长,亦即董事会副主席。然而他是二代掌门人李健熙唯一的儿子,当前被认为是“继承人”。

市场高度关注着三星电子的赴境外考察,指望从中获得未来收购的蛛丝马迹。市场消息称,三星电子的高级管理人员此前去了美国德克萨斯、纽约州、亚利桑那州进行考察,传闻将选择其中一处斥资170亿美元修建晶圆制造厂。

在7月末的财报电话会议上,三星电子又透露,正考虑在人工智能(AI)、5G和汽车零部件等领域的候选收购对象。

包括投行在内的市场分析者为三星罗列出一系列收购标的名单,其中包括德州仪器、Microchip、ADI、意法半导体、英飞凌、恩智浦等,其中最大的德州仪器市值高达1734亿美元、最小的意法半导体市值也达到386亿美元。

符合国家利益?

为“救”他韩国竟改了法律

李在镕的“8.13保释”,在韩国舆论界引起轩然大波。不少声音质疑:是否“大就不能倒”?然而,李在镕的保释,早已经过了韩国重要财阀、政治团体的大量政府游说。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三星集团的商业决策关于国家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法务部还“特地”为此修改了假释条例。

按韩国相关法律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者服满刑期的三分之一即符合假释条件,法务部此前也仅面向服满80%刑期的罪犯进行过假释。而在今年7月初,法务部突然放宽假释对象审查标准,规定服满刑期60%者即可被纳入审查范围。截至7月28日,李在镕已服满60%(20个月)的刑期,“顺利”成为审查对象。

1个月后,法务部假释审查委员会举行闭门会议,会上通过了李在镕假释议案。此前声称自己“严格执法”的法务部长朴范界随即批准该决议,还向媒体表示,假释李在镕不存在“特殊待遇”,法务部是在综合考虑疫情常态化下的国家经济情况和国际经济环境、民意所向、服刑态度等因素后,决定假释李在镕。

当前,全球芯片竞争正白热化,韩国也将发展芯片产业提升至“国家战略”的地位。就在8月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的一个会议上表示,计划将疫苗、半导体、电池定为国家三大战略技术领域。5月14日,文在寅在“K-半导体战略报告大会”上表示,计划在2030年实现综合半导体强国的目标。韩国政府正讨论推动《半导体特别法》立法等。

根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2021年初发布的数据,韩国2020年半导体出口总额达991.8亿美元,在韩国整体出口产值中的占比高达19.3%。至此,半导体连续9年成为韩国出口总额中占比最大的“一等功臣”。

三星为首、韩国主要财阀也曾亲自向文在寅请求“赦免”李在镕。今年6月2日在青瓦台,文在寅与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三星集团、SK集团、LG集团等四大企业集团总裁共进午餐。青瓦台发言人朴炅美表示,午餐会上讨论了赦免李在镕的相关建议。据悉,四大集团总裁均进行了“委婉地建议”,其中包括担任大韩商工会议所会长的SK集团会长崔泰源。

三星电子芯片和零部件负责人、同时也是公司三位联席CEO之一的金奇南则直言:“半导体需要大规模的投资决策,只有当企业集团负责人在场时,才能迅速做出决策,”

尤其是在晶圆制造方面,在李在镕狱中的207天里,三星的国际竞争者台积电、英特尔仍在不断前进。其中,英特尔还在3月23日宣布了IDM2.0计划,计划配合拜登政府谋求美国芯片独立自主能力,其中就包括斥资约200亿美元新建晶圆厂。

官司缠身,特赦难来

李在镕的本次假释,并不等于洗脱罪名、解除处罚。事实上,韩国法务部对李在镕进行的就业限制处罚将继续维持。因此,目前三星集团的有关团体仍在力争“特赦”,以便让李在镕获得更大的商业决策自由。

临近8月15日韩国“光复节”,有关特赦李在镕的行动仍在继续,不过截至8月13日上午,尚未有最新进展。

早在5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春秋馆发表就职四周年特别讲话后答记者问时表态,虽说赦免是总统固有权限,但绝不能随意而为,他将认真听取国民意见后加以判断。他又称,在全球半导体市场竞争日趋加剧的情况下,韩国也要进一步提升半导体产业竞争力,但赦免问题还要考虑公平性原则、以往先例及国民共识等。

生于1968年的李在镕因贿赂“亲信门”主角崔顺实,被追究法律责任。自从2017年1月12日被独立检察组首次传唤以来,几经波折,李在镕于2017年8月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018年2月5日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及缓刑四年,但二审又被韩国最高法院发回重审。直到2021年1月18日,李在镕在二审重审中被判处2年6个月有期徒刑,李在镕当庭被捕。

起初,韩国检方指控,李在镕涉嫌向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和其亲信崔顺实行贿,以助其继承经营权,行贿金额达29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但法院最终裁定,李在镕行贿86.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103万元)的罪名成立。法院认定,被告人应朴槿惠的要求积极行贿,暗示希望朴槿惠行使总统权限帮助其继承经营权之意。法院还认定三星守法监视委员会活动缺乏实效,不宜作为量刑的参考要素。

就业限制处罚,目前仍让三星头疼。根据《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规定,犯贪污渎职罪且犯罪金额超过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1万元)的人员,应从有期徒刑执行完毕或决定不执行之日起的5年内限制其就业。这意味着李在镕无法立刻继承父亲李健熙对三星集团的所有掌门职责。

另外,李在镕事实上“官司缠身”。此前,他涉嫌非法并购案、非法注射麻醉药案,均正在审理过程中,不排除他今后再次入狱的可能性。李在镕还面临其他多桩官司,涉及罪名包括非法交易、操纵股价和渎职等。

部分内容来自 环球人物

本期编辑 黎雨桐

(责任编辑:冉笑宇 )

原标题:刚刚,这个男人出狱!韩国为他改法律!千亿芯片大计等他拍板,将搅动全球半导体风云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