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价格战重创欧佩克穷国

 2020-04-02 16:39:56 中金网 中金网

  沙特最早将于周三开始大举增产,新增的原油将涌入市场。与此同时,几个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

S1-FN631_opecvi_M_20200331055640.jpg

  沙特最早将于周三开始大举增产,新增的原油将涌入市场。与此同时,几个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成员国正在削减开支,以应对沙特与俄罗斯石油价格战带来的冲击。

  伊朗、伊拉克、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安哥拉和委内瑞拉缺乏现金资源,也没有能力用增产去应对这场原油市场冲突,因此尽管面对新冠病毒疫情,这些国家的政府正考虑大幅削减开支。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首席大宗商品策略师Helima Croft表示:“对于处境最危险的欧佩克产油国来说,这种僵局的代价将尤其高昂。”Croft称上述六个国家“摇摇欲坠”,因为既要面对石油生产挑战,还面临安全威胁以及庞大的国家预算。

  今年3月,全球基准油价暴跌了55%至每桶22.76美元,原因是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沙特下调了原油定价,并表示将提高产量,试图从俄罗斯手中夺取市场份额。这一新计划是在沙特与俄罗斯长达三年的产量合作破裂后提出的。该合作是“欧佩克+”联盟的一部分。伊拉克和阿尔及利亚一直试图让沙特和俄罗斯的谈判代表重回谈判桌,但迄今为止没能成功。

  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的分析,2020年欧佩克许多成员国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料将下降50%至85%,达到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该机构表示,这可能造成重大的社会和经济后果,特别是医疗保健和教育等关键公共领域的支出更易受到影响。

S1-FN538_opec_v_OR_20200330175724.jpg

  伊拉克目前正为9月份主办欧佩克60周年大会做准备,该国料成为油价战最大的受害者。伊拉克总理办公室的经济顾问Modher Mohammed Saleh警告称,在这个已经饱受冲突和抗议活动之苦的国家,若油价暴跌导致开支削减,将给国家和国家的未来带来迫在眉睫的危险。

  伊拉克在沙特和俄罗斯挑起的市场争夺战中缺乏竞争能力。沙特有能力把日产量增加250万桶,以抵消油价下跌的影响,而伊拉克如果没有外国公司的帮助,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俄罗斯的多元化经济和庞大的现金储备则意味着该国可以应对最低至每桶25美元的油价。相比之下,伊拉克需要50美元以上的油价才能满足政府支出需要。

  据IEA,伊拉克日产量只能提高31万桶,至490万桶。这仅相当于沙特计划增加供应的一小部分,而且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和油价大跌削弱生产和投资,这一点灵活度也存有疑问。

  近几周,位于石油资源丰富的伊拉克南部、日产量为10万桶的盖拉夫油田停产,因其运营商马来西亚Petronas出于新冠疫情担忧将员工撤回吉隆坡。

  与此同时,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新冠疫情相关的员工活动限制加上油价大跌导致生产和钻探活动停止。伊拉克五分之一的原油产自这里。挪威的DNO称,正在削减该地区最大油田的产量,将这里部署的钻井数量从六台减少至两台。

  伊拉克正在削减石油支出。据一名伊拉克政府顾问和一名石油承包商称,该国当局上周要求国际石油企业想办法将合资项目的成本削减30%。

  巴格达还须为大量的民兵组织提供军饷,以打击一个伊斯兰叛乱组织,该组织一度控制了伊拉克西部的大部分地区。与此同时,去年针对腐败以及公共服务缺乏的抗议活动已迫使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Adel Abdul-Mahdi)内阁辞职,导致现任政府成为看守政府。

  伊拉克面临的情况使得人们对涌入市场的其他生产国充满敌意。“沙特把油价搞得一团糟,”上述伊拉克政府顾问称。“他们没有与伊拉克和欧佩克协商。现在他们还要抢走伊拉克的市场份额。”

  阿尔及利亚承担不起参与油价战的代价。该国需要油价达到每桶92美元以上才能为其政府的各项计划提供足够资金。这个北非国家去年受到了针对不断恶化生活水平的抗议活动冲击,导致执政20年的总统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辞职。

  上周,阿尔及利亚新领导层将开支削减了240亿美元,其中运营预算支出减少30%。节支计划的内容包括将石油和天然气项目支出减半,这可能会加速产能的下降。受苛刻的合同条件影响,该国产能在四年内已经下降了10万桶/日。

  一位政府顾问表示,如果油价在两到三年内保持低位,阿尔及利亚将需要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监护。

  就连非洲最大的产油国尼日利亚也沦为这场油价战的牺牲品。石油交易员称,尼日利亚上周将其主要等级的原油售价下调了5美元/桶,并誓言将提高产量。但因世界各国的商业停滞及新冠疫情引发封锁措施,石油需求正和油价一起崩溃。据IEA数据显示,尼日利亚只能增产12万桶/日,相当于沙特增产能力的5%。

  据IHS Markit数据显示,如果尼日利亚选择不出售石油,其储油设施最多只够存储两天的产量。Rystad数据显示,以尼日利亚每桶约29.60美元的产油成本计,该国平均开采成本比每桶约25美元的国际油价还要高。

  IHS负责金融服务的副总裁Roger Diwan预计,尼日利亚将是首批被迫减产的国家之一。

  该国也没有像沙特那样的财政储备。根据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资料,尼日利亚的盈亏平衡油价(即实现政府预算平衡所需的油价)为每桶57美元,是中东和非洲主要产油国中的最高水平。

  尼日利亚财政部表示,该国正想办法削减其史上规模最大的346亿美元预算。与伊拉克一样,尼日利亚也在打击伊斯兰叛乱活动。

  与此同时,受到美国制裁打击的委内瑞拉和伊朗已分别向IMF寻求50亿美元的紧急资金。由于石油出口受到美国限制,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已经减少了一半。该国的石油品质很低,而开采成本则高于美国。

  委内瑞拉的一位石油贸易商表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委内瑞拉自己生产石油就将变得毫无意义,进口原油将更加便宜。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