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罗德投资首席投资总监:超级宽松结束后 谁来买单?

 2020-09-08 18:06:51 中金网 中金网

  本期顶级投资人对话的是施罗德投资集团首席投资总监Johanna Kyrklund。施罗德投资来...

  本期顶级投资人对话的是施罗德投资集团首席投资总监Johanna Kyrklund。施罗德投资来自英国,是一家超过两个世纪历史的国际顶级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全球资产超过6000亿美元。施罗德也是第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资产管理人之一,在中国的时间超过了25年。Johanna在专访中表示,全球央行超级宽松结束之后,未来的很多代人将为我们今天的股市盛宴买单,并且是在一个低成长低回报的环境中,对于我们的后代而言,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Schroders1-1024x520.jpg

  以下为采访实录:

  第一财经:Johanna,感谢你接受顶级投资人的采访,你在哪里接受我们的采访?

  施罗德:我在英国的乡村,绿悠悠的

  第一财经:现在我们已经在新冠疫情中生活了近六个月,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已经解除了封锁。但是我们也看到疫情在欧洲有反复的趋势,更别说在美国,病毒从未到达一个可控的水平。从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您是否担心经济复苏的轨迹或是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情况?

  施罗德:从夏天观察到的病毒传播能力来看,新冠病毒冬季的二次复发还是很有可能的。

  第一财经:在你的博客中你说过,不确定市场是否为此做好了准备。

  施罗德:我认为,进入秋季后我们面临的潜在风险是,显然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来自政府非常重要的支持措施,其中一些措施将在我们进入秋季的时候开始解除。也有一些公司可能会推迟裁员的决定,看看病毒会带来什么后果。我们在秋天需要注意的是,这样的经济势头是否能够持续。从低迷的经济水弹上来非常容易,但是这种经济势头能否持续下去?特别是当公司开始对他们实际需要的工人数量做出任用决定时。因此,进入秋季,我们确实存在经济方面的挑战,人们开始思考更多的中期计划,从休眠状态转变为必须对未来做出决定。

  第一财经:你会如何描述经济复苏轨迹,是V型,W型,U型,还是像耐克标志一样?

  施罗德:我觉得复苏轨迹应该是U型或者是像耐克的标志那样。的确有证据表明某些行业呈现出了V型的经济复苏轨迹,但我认为它无法为代表所有的经济行业。经济数据在短期内不会恢复正常,所以我坚信会是U型复苏轨迹。

  第一财经:不是W型的吗?

  施罗德:会有W型的可能性。如果是W型的话,这意味着二次疫情会更糟糕。我们会看到相同的死亡率。但是正如我所说,在夏天,我们看到了(和春天)差不多的感染率,但住院率和死亡率降低了。所以我们需要持续观察下一波疫情来临的时候情况是否会很糟。

  第一财经:这对你的多元投资策略有什么影响?

  施罗德:在配置多元资产中,我们必须认识到政府提供了很多支持这一事实。所以从本质上讲,我们会去购买那些受益于央行提供流动性的资产。目前驱动市场的是过低的贴现利率,当三月价差扩大时,我们会去购买信贷产品。我们购买了新兴市场债券,我们也持有高收益债券,在股市中,我们倾向于低估值个股。所以我们的确是试图从较低的利率中受益,同时也试图避免很大的周期性风险,因为我们不会期待着V型的走向。因此我们非常小心地平衡从流动性中受益同时避免冒太大风险。这个夏天,我们似乎是行走在刀锋上。

  第一财经:你说的没错。我们也能看到政府 中央银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支持,那么您对这样的支持是否感到担忧?从成本、准确度和副作用角度。

  施罗德:长期来看,可持续性的确是个问题。央行可能不得不在未来几年内干预收益率曲线,以便能够负担得起再次累积的债务,这意味着债券市场将受到更多干预。这将是一个很难维持的平衡,但在很多情况下,货币与财政政策之间确实存在很多协同,重点在于保持低收益率,以便我们负担得起我们积累的债务。

  第一财经:那么当这一切结束了,谁会付清这些债务?

  施罗德:关键问题是我们是否会出现通货膨胀。如果我们出现通货膨胀,那么中央银行就无法将利率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如果能够保持较低的利率,我想债务会慢慢被还清的。但是这将花费我们很多年。本质上将由未来几代人以较低的增长和较低的回报形式支付出去。很不幸,通货膨胀对年轻一代是友好的,却会伤害老一代的利益。而现在看起来长期降低增长率的政策可能会对年轻人不利。

  第一财经:这很奇怪,在市场上,似乎有一半的人正在担心通货紧缩,另一半的人担心未来会有通货膨胀。

  施罗德:是的,我可能更倾向于通货紧缩。我已经担心通缩很久了。不得不说,在所有刺激措施和中央银行提供的某个时候,我特别担心通胀大增,就像你一直在摇番茄酱的瓶子那样,突然番茄酱就会被挤出来。总是有风险的,对吧?你已经往市场里投入了足够多的流动性了。最终,可能会发生流动性溢出的情况。但是多年来我们一直面临的主要挑战部分是由于人口结构的关系,人口增长下降,经济需求降低。因此,从长远来看,我更担心经济长期增长趋势,而不是通货膨胀。

  第一财经:现在全世界每个人都希望能够治愈新冠病毒,或者早日成功研发出疫苗。我们看到了疫苗研发取得了非常重大的进展,这意味着我们会比预期更快得到疫苗,这会怎样影响你的投资策略?

  施罗德: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会拥有可以接种的疫苗。不是马上的,对吧? 我们需要先研发疫苗,确认它有效,从确认到分发给每个人将有一段时间的间隔。市场一直以来都在假设,我们会在明年上半年之前得到疫苗。这意味着,明年上半年人们将会可以接种疫苗。我们仍将朝着这个目标前进。这就是股票市场在某种程度上正在度过整个危机的原因,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要在明年上半年之前摆脱危机。如果我们发现疫苗,它会证实股市的表现。我们可能会在短期内看到U型轨迹。可能会看到一些周期性资产的反弹。但是我觉得现在这些资产已经很接近股票实际的价格了。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7月份是十年来美元月跌幅最大的月份,美元的走软与美国控制疫情不到位有关系吗?

  施罗德:不,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美元疲软有两个原因。首先,它显然受益于过去几年与其他主要货币较大的利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件好事。它是一个很好的套期保值工具。但今年降息带来的影响已逐渐消散,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有正收益那么奢侈的事情了。更重要的是,现在我们有了欧元这样的竞争性避险货币。欧元此前之所以没有被视为避险货币是因为欧元区主权债务问题。最近通过欧洲财政政策的协调,这种风险已经大大降低了。现在美元有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就是欧元,一种可以提供经常账户盈余的避险货币。我认为这就是目前导致美元疲软的原因。

  第一财经:全球供应链有发生什么重大变化吗?

  施罗德: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动化。为什么公司正在走向自动化的道路,这个趋势有很多原因,但显然新冠疫情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在保持社交距离和工作效率的同时,机器比人更容易适合工作。我记得去年,我们的一个客户跟我们讲,他们准备制造可以在酒吧服务的机器人。我在想,为什么会有人想去机器人服务的酒吧?你确定你还想和他们在那聊天吗。但谁能想到新冠疫情发生后,说不定还真的有人会对此感兴趣。所以我认为自动化可能会继续成为一种趋势。疫情把这个趋势加速了,这确实给未来的就业带来负面影响,这也可能会加剧政治风险。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我们近年来看到的一些趋势的延续。

  第一财经:是的,你提到了自动化。你觉得未来会因为经济的封锁而打乱全球供应链吗?将来公司会为了降低依赖度而牺牲一些利润吗?

  施罗德:作为成熟的投资机构,我们不介意这个扰动因素,因为股市中当然会有赢家和输家。肯定会有一些变化但是我们需要适应这个变化。

  第一财经:疫情之后,你会担心逆全球化的趋势吗?

  施罗德:我不担心。疫情可能会对经营利润造成压力,因为显然此前许多公司从全球化趋势和无休止的效率追求中获益。公司需要有很强的韧性。这会对一些公司的盈利能力水平产生影响。但这也为更多的公司创造了机会。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颠覆性的趋势。但实际上有赢家也有输家。并且我们可以从投资者中受益。

  第一财经:那你认为中国的投资机会如何?

  施罗德:我们公司会优先考虑中国的投资机会。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市场,甚至是从科技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得到疫苗,科技股会遭遇逆风。但我认为技术始终会是未来的驱动力。中国是这一领域的领军市场之一。

  第一财经:说几个值得投资的板块吧。

  施罗德:我会把这个工作留给选股的同事。不过我想说的是,跟欧洲来比,中国有很多创新股,而欧洲几乎没有什么比较强的科技股。美国又有多少呢?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中国是个很好的市场。

  第一财经:在中国市场,你看好价值股还是成长股?

  施罗德:成长股。我觉得在中国很流行价值股,但我实际上认为这是一个成长股的市场。我们应该把中国和美国比较,并不应该与其他新兴经济体作比较。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