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苦美元久矣,但不包括美国

 2022-09-30 06:17:03 FastBull 大鱼

从某些方面来看,美元已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坚挺,超过了2020年初疫情爆发时的高点。它造成的痛苦让人想起1980年代中期,当时外汇市场的混乱迫使全球最重要的财政官员携起手来,把解决方案强加给市场。但现在,随着美国政府抵制协调市场行动的想法,每个国家都在为自己谋利益。

强大的美元正在碾压一切,给几乎所有地方的经济带来问题——除了美国。这意味着,至少就目前而言,还没有给美国造成问题,而且由美联储推动的美元历史性飙升不太可能很快消退。

从某些方面来看,美元已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坚挺,超过了2020年初疫情爆发时的高点。它造成的痛苦让人想起1980年代中期,当时外汇市场的混乱迫使全球最重要的财政官员携起手来,把解决方案强加给市场。但现在,随着美国政府抵制协调市场行动的想法,每个国家都在为自己谋利益。

天下苦美元

随着经济损失的风险不断扩大,从日本到智利的各国官员都被卷入了这场混战,以临时的解决方案支撑本国货币,比如直接向市场抛售美元。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正完全专注于抗击美国国内通胀,加大了推动美元升值的加息计划的力度。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表示,她认为金融市场正在正常运转。

天下苦美元久矣,但不包括美国_1

美国诱人的利率,加上人们觉得自己的钱投资于美元计价资产更安全的感觉,正帮助支撑美元。在正常的时期,官员们可能会欢迎本国货币贬值,因为这往往会提高出口竞争力,同时鼓励消费者和企业购买本地产品,从而刺激增长。但现在不是正常时期。目前困扰着官员们的问题是高通胀,而疲软的货币通过增加进口产品的成本和刺激国内增长而加剧了通胀。因此,一些政府和央行需要对持续的冲击做出回应。

英国政府的新财政计划导致人们对英镑的信心急剧下降。但与其他货币一样,在此之前,它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交易价格接近几十年来的低点。在其他地区,日元已大幅贬值,自9月22日以来,日本政府曾多次直接干预市场;印度、智利和其他国家也感到有必要进行干预。与此同时,在能源危机的重压下,欧元兑美元已跌至平价以下。

汇率形势也迫使世界各地的央行考虑进一步提高利率,尽管这有可能将本国经济推入衰退。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现任教于乔治敦大学的Paul McCulley 称:“美联储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的外部性——因为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但他们有国内任务,并专注于此。”。他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这种外部性何时会“从噪音变成美联储的信号,实际上会回来影响他们的行动”。就目前而言,McCulley认为,世界将屈从于美联储的鹰派调子,并遭受鲍威尔本人警告的“痛苦”。

美联储只想降通胀,或等不到《广场协议》2.0

从美联储的角度来看,强势美元实际上有助于对抗通胀。通过削弱美国企业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力,它抑制了增长,进而消除了一些通胀压力。这让官员们有理由在实施自保罗•沃尔克于1980年代与失控的通胀作斗争以来最激进的货币紧缩政策时不动干火。当时,美元走强也是一个问题,直到所谓的《广场协议》将其控制住。一个关键的区别是:1985年英国、法国、西德、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协议是在沃尔克已经遏制住通胀之后达成的,而目前这场斗争的结果几乎尚未定局。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Stephen Roach表示:“目前,美联储唯一重要的任务是控制通胀。主要是由于这种专一的态度,全球经济正走向衰退。这肯定会改变通货膨胀的压力,并可能在另一方面为货币市场带来一些稳定,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是本末倒置。”

举个例子: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承认,人们担心英国的动荡可能蔓延到美国经济,因为这给全球增长带来了风险。不过,他拒绝收回对美联储进一步加息的支持。

只要全球发生的事情不影响到美国经济,美联储就可以专注于眼前的任务。鲍威尔和耶伦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国际问题是否会达到不容忽视的地步。

耶伦9月27日表示,她认为“市场运转良好”,而白宫经济顾问Brian Deese则更明确地表示,他不指望主要经济体之间达成另一个1985年那样的协议来对抗美元的强势。美联储也在坚持这一方针,在9月21日的最新政策决定中,将基准利率进一步上调75个基点,并上调了终端利率水平。这些举措引发了债券市场的历史性暴跌,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推高至4%以上,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尽管市场感到不安,但债券和股票投资组合的损失不断扩大,以及其他地方货币的暴跌,在很大程度上与美联储官员试图策划的目标一致:收紧金融环境,这将有助于遏制通胀。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市场会像以往金融危机中那样出现剧烈崩溃。世界各大央行还不必动用美联储的应急工具,信贷市场显示,人们仍然非常愿意借贷——尽管价格有所不同。

德意志银行首席国际策略师Alan Ruskin称:“在美联储利率周期加速的背景下,美国债券和信贷的抛售并不具有破坏性。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但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

美国经济相对而言不受许多在欧洲和亚洲肆虐的冲击的影响,最显著的是天然气和电力价格的飙升;即使美联储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痛苦,对许多投资者来说,美国仍是公认的最不受影响地区。当然,加息确实会开始给经济增长踩刹车,但这种情况何时会发生以及会在多大程度上发生都是巨大的未知数。

可以想见,国际动荡可能会减缓美联储加息的步伐。主要外国经济体以及全球金融市场的状况恶化到拖累美国经济增长前景的地步,这并非没有可能。如果这缓解了美国的通胀压力,美联储可能会暂停其无情的紧缩政策。

摩根士丹利首席全球经济学家Seth Carpenter指出,美联储此前曾因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而偏离政策轨道,尤其是在2016年初,当时美联储未能执行其官员预测的整整一个百分点的加息。但这一次,由于通货膨胀和强劲的劳动力市场,门槛可能会更高。Carpenter表示,在2016年初,通货膨胀率低于目标水平,就业市场要弱得多。

大约50年前在美国总统尼克松手下执掌美国财政部的John Connally曾向国际同行表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这是你们的问题。”鉴于美国似乎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解决通胀问题,美元问题似乎将再次成为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