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危机下,德国退出核电:远见,还是执念?

 2022-09-29 21:13:46 FastBull 大鱼

在核电问题上哈贝克难以招架:连正退役的煤电都并入电网了,核电站为什么不能?到底是断电的危险更可怕,还是核电的风险更可怕?

十一年前,当德国将终结核电定在2022年12月31日这一天时,没人预料到,它会是一个如此棘手的时间点。在目前天然气危机和天然气危机可能引发的电力危机的关头,核电还能全身而退吗?
核电在德国经历了进入、退出、再进入、再退出,如此反复。2000年,红绿政府,即社民党和绿党联盟政府做出“退出核电”的决定。2010年,已经换届的黑黄政府,即默克尔下的联盟党和自民党联盟政府和能源企业在延长核电运行时间上达成一致,该变动被称作“退出退出核电”,即从退出核电的决策中退出。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事故给使得德国核电政策急速掉头,做出了2022年底彻底退出核电的决定,相应的法律修订也得到全速通过,这次掉头则被称作“退出退出退出核电”,意思是,从“退出核电”的退出决策中退出,能把人绕晕。
而今,这个造长句现象没有结束的迹象。最初做出“退出核电”决策的社民党和绿党,而今的执政党,仍然坚守“退出核电”。而反对党联盟党和执政党之一自民党,先是重新进入核电,而后再次退出核电,而今又主张进入核电。
9月初,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绿党人士哈贝克提出,德国剩余的三座核电站中的两座,即Isar 2和Neckarwestheim 2,保留至2023年4月,但不会用于发电,也不会再装载新的燃料棒,而是在电力极端短缺、所有其他手段穷尽的情况下,作为紧急储备用以应急。这三家核电站总容量为4285兆瓦,其发电量在2022年第一季度约占总发电量的6%。
核电站归为储备意味着,坚持退出核电,但不如期,保留一点点,但不发电。这里需要区分几个概念:退出核电、延长运行时间和紧急储备。于绿党而言,退出意味着板上钉钉,不可动摇,而延长运行时间,则意味着重新进入,延期和紧急储备之间最重要的区别在于,要否装载新的燃料棒。不再装载新的燃料棒,是绿党不动摇退出核电的核心所在。
哈贝克的“核电站归为储备”提议遭到了来自各方的抨击。ifo经济研究所所长福尔斯特称花钱保留核电站,却不用来发电,这是所有解决方案中最糟糕的一种。而工业界认为,全球范围内都在扩大建设核电,德国却要逆流而行。他们不仅要求延期,还要求重新讨论建设新的反应堆和核电站运行至少延期五年。
批评声最大的是反对党基民盟,该党党主席梅尔茨称,在严重的电力危机中,我们不利用我们手头最现代最安全的核电站,这种不理性的程度,已经无法形容。他呼吁总理朔尔茨,不能将如此重大的决定放手给一个被无数气候游说分子包围了的部长。基民盟和基社盟持续给执政联盟施压,并已经提交了要求更改核电法的法律草案,要求将三家核电站继续运营至2024年底。即使政府联盟内部的自民党,也坚决主张延长运行时间。他们称,绿党将自己的绿色意识形态置于德国能源安全之上。
民众的想法也发生了变化。市场调查公司Civey9月初民意调查显示,70%的受访者赞成将三家核电站继续运营到2024年。该比例和几个月前比起来明显更高。
最让人费解的是,Isar 2运营方Preussen Elektra发文指出,核电站在技术规划上原本就不是储备核电站,无法在启用和停运中切换。并指出,无论是今天,还是2022年12月31日以后,Isar 2都仍然符合安全标准,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核反应堆之一。最后这句话有点意味深长。
好在朔尔茨支持哈贝克,只是在这场激烈争论中,朔尔茨有点置身事外,而哈贝克才是那个负责核电政策的人。而哈贝克不仅是经济部长,还是绿党人,而主业为气候保护的绿党正起源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反核电运动。在去年的大选中,绿党曾承诺完成退出核电的使命。进入执政联盟后,疫情之下,环保被束之高阁,能源危机之下,煤电退出和核电退出面临重新审视。哈贝克称“要打破思维禁锢”,在欧洲电力市场紧缺和电价攀升之下,原本正要退役的煤电厂被经济部一一“招安”了,这样的举动和哈贝克的绿党人身份形成了带悲壮意味的反差。而今,局势进行到九月,核电会是哈贝克坚守的最后一道防线吗?
经济部说,核电站归为储备是一个去政治化的、基于压力测试上的决策。今年7月中到9月初,德国四大电网运营商受经济部委托,对今冬欧洲和德国电力市场在德国南北和跨境输电能力、供电能力方面,进行了不同情景下的模拟测试。结果表明,三家核电站目前供应5太瓦时的电力,因此而节省下来的天然气发电量在德国为0.9太瓦时,在邻国为1.5太瓦时。如果限时延长三家核电站运行时间,可以将邻国再调度压力降低5%到10%,并且在德国避免出现1到2小时和3到12小时的供应不足局面,并将供应不足风险降低至0到1小时。
经济部对该测试结果的解读为,核电在减少天然气发电上所起的作用太有限,压低电价的关键不在于核电,而是电价刹车措施。
其实,压力测试只对核电站在现有条件下是否能缓解电力危机进行了技术上的推算,而并没有涉及装载新的燃料棒和重新进入核电。今年3月,经济部已经发布了一份关于在俄乌战争之下,是否延长核电运行时间的审查报告,称权衡安全因素、购置新燃料棒的时间成本、运行经济成本等利弊,将延期排除在外。
核电站归为储备的决策中有个细节耐人寻味。经济部选定了来自南方巴登-符腾堡州的Isar 2和巴伐利亚州的Neckarwestheim 2两座核电站作为应急储备,却关闭来自下萨克森州的Emsland。由此,猜疑四起,是因为下萨克森州是德国反核电运动发源地吗?还是如自民党所说的,这和10月9日即将进行的下萨克森州州议会选举直接有关?抑或如哈贝克所说的,德国南方可再生能源更少,而工业发电需求更高,北方则有风险更低的替代发电厂。
据民意调查机构Infratest dimap下萨克森9月趋势,在“假如这周日为选举日,你会给哪个政党投票”问题中,排在首位的为社民党,其次基民盟,再次绿党,而自民党在5%上挣扎。在最受关注的问题当中,能源政策和能源转型占首位,31%的受访者认为该问题是该州最有挑战性的问题,和7月份比起来,该比例增加了17个百分点。显然,核电政策不仅是绿党,也是其他政党的必争之地。
自能源危机以来,哈贝克凭着优秀的沟通能力深受民众欢迎,作为政界人士的他非常难得地在表达中既有内容,又有情感。而今,在解释核电问题上,哈贝克难以招架:连正退役的煤电都并入电网了,核电站为什么不能?假如核电站不能临危受命,它们留下来的发电缺口由谁来补位:相当紧缺和相当昂贵的天然气吗?到底是断电的危险更可怕,还是核电的风险更可怕?哈贝克也必须证明,他的决策真的不是顽固的坚持和一己之执念。危机之下,他的那句“核能的高风险和核废料的放射性”已经难以服众。
绿党似乎对核电命运一事上表现得云淡风轻,按绿党的话来说,如果两家核电站归为紧急储备的提议在联邦参议院遭到其他政党的反对,那就干脆在2022年12月31日彻底退出吧。哪能如此简单。很难说,随着冬天能源危机的加剧,哈贝克还能守住“退出核电”这道防线。就在笔者已经截稿后的这周二晚,哈贝克的态度已经发生了一些转变,他表示,鉴于明年初法国核电发电量比之前预测的更少,德国南部的Isar 2和Neckarwestheim 2两家核电站有必要在明年第一季度继续运行。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