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国宝:90后才看薇娅李佳琦 00后早就去B站追罗翔了

 2020-08-26 22:06:38 金色财经 金色财经

「知识网红」,风口已至?

20200826184441374.jpeg

 

“人在美国,刚下航母;麻省毕业,长相彦祖;马上订婚,沙特公主;熟人太多,千赞再补……”

 

在国内,最早的知识类网红,都源自知乎,这个源自Quora的国内互联网公司成为了国内最成功的知识问答社区,知乎集纳了一大批各个行业的专业答主。

 

然而,随着短视频平台的逐渐成熟,越来越多基于视频的知识网红逐渐取代了知乎大神,成为了舆论的新焦点。微博出了张雪峰,西瓜视频出了李永乐,B站出了局座张召忠,抖音和快手上也出现了很多专业的知识分享网红。

 

视频语言更容易被接受,加上这些知识网红通过更加通俗的语言将知识传递给网友,让这些“老师”更好地实现破圈。

 

而知识网红也有很大概率,成为继秀场直播网红、直播电商网红之后,成为新的资本追逐风口。据艾瑞咨询的测算,2019年短视频+教育市场规模达62.3亿元,并将保持高速增长,预计未来5年CAGR将达50%。对内容创作者而言,电商仍是主要商业化渠道,2019年通过短视频平台这一渠道成交的教育类产品及内容GMV约117.5亿元,并将保持高速增长,预计到2023年GMV将过千亿。

 

那么,知识网红究竟能不能乘着在线教育的风口,成为下一个五年里网红经济的核心呢?

 

20200826184521609.jpeg

 

「知识网红」进化中

 

早在互联网普及之前,各类培训名师已经成为了知识红人。疯狂英语的李阳,政治的肖秀荣等等,都曾被各路学子实名pick过。

 

当然,最出名的当然要数新东方,除了俞敏洪之外,李笑来、罗永浩、马薇薇等人,都凭着一张嘴和满口的段子,成为了各自领域的红人。而罗永浩、马薇薇还顺利转型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网红。

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知识类的分享内容逐步转到了线上。2007年,萨尔曼·可汗创立可汗学院,用10分钟左右短时长视频免费授课,但彼时的短视频只是长视频时间上的缩短,并没有形式及内容上的太多创新。

 

20200826184546240.jpg

 

2013年前后,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在线直播课打通了在线教育商业模式,在线教育加速度发展。而伴随软硬件升级,以及4G网络的普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爆发增长,短视频+教育在过去的两年终于迎来爆发增长阶段。

 

于是我们看到,微博出了考研名师张雪峰,西瓜视频出了科普教师李永乐,B站出了局座张召忠,在现在这个网红遍地但只能各领风骚三五月的快餐时代,这些讲知识的老师不但红了,还红得很持久。张雪峰和李永乐都是2016年成名,张召忠则是2018年在B站开始讲军事知识。

 

而且,这些老师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实现了破圈。张雪峰的粉丝中,很大一部分不考研;李永乐粉丝很多也不是物理爱好者;张召忠的粉丝中,相当一部分对于国际局势和军事武器也没那么大兴趣。

 

但是,通过有趣、有料的讲述,他们不仅留住了粉丝,也留住了人气。

 

从辅导名师,到网红老师,「知识红人」完成了从线下专项培训名师到线上流量平台网红老师的变化。而这些变化的背后,是年轻人更加喜欢学习了。

 

20200826184604845.jpeg

 

「云学习」00后的新嗜好

 

“今年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 ,是高考人数的两倍”、“快手教育短视频作者超过99万,累计生产量达2亿”,“抖音学神养成计划总播放量在千亿级别”。

 

这些视频网站,给人们的印象是娱乐至上的流量平台,然而,年轻人已经开始利用这些平台开始在线学习了。

 

今年,互联网上最火的网红老师,莫过于有着“张三克星”、“政法郭德纲”、“法考小王子”等title的斜杠中年,罗翔老师。“罗翔说刑法”粉丝数高达549万,所发布的视频多数播放量超过百万,关于韩国N号房事件的评论播放量近800万,弹幕数近8万条。

 

而罗翔也和局座一起,成为了B站知识网红的双子星。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已有1827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2018年高考人数的2倍;被B站用户称为 #study with me#的学习直播,已晋升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2018年直播学习时长达146万小时,103万次的学习类直播在B站开播。

 

成长与物质极大丰富的Z世代年轻人们,在学习这件事上,变得更加淡定,少了几分功利,目的不再是“升学”、“入职”等,更多的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好、更开心一点。根据第一财经周刊发布的《2018年中国Z世代理想生活报告》显示,74%的受访95后会选用闲暇时间“学习和课外自我充电”,远超95前的35.49%。

 

所以,除了B站,越来越多的平台推出了针对年轻人的知识学习内容。据统计在短视频和直播领域,分别有51%的作者使用短视频售卖课程,其中95.2%的人获得收益;43%的作者在直播间售卖课程,其中94.9%的人获得收益。其中,短视频互动率高达76%,直播人均弹幕15条。 

 

20200826184748246.jpeg

 

嗅觉敏锐的互联网巨头成为这场价值再发现的先行者,仅今年以来腾讯、快手、阿里、字节跳动等均加速入局,比如腾讯提供直播课堂;阿里以钉钉为入口;字节跳动则推出清北网校和瓜瓜龙;快手发布的“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除了优秀的知识生产者,好未来、知乎、喜马拉雅、果壳、星站TV、育学园等知名教育机构部也将主动入驻平台。

 

而其他平台也在不断地丰富知识类的内容,打造属于自己的知识网红。喜马拉雅通过声音主播这种形式,将畅销书拆分为多期,或者请名家来解读名著,让更多人能够迅速接受书中的内容。

 

得到APP,更多的是管理学、职场以及经济学的课程。《薛兆丰的经济学课》是得到全站学习人数最多的付费课程,将近50万人都为它买了单。

 

网易云课堂将自己打造成了年轻人进入互联网大厂之前必须来就读的技术培训学校,编程与开发、AI与数据科学、产品运营等内容极为丰富。

 

甚至种草社区小红书都推出了创作者“123计划”,强调平台上学习类相关话题聚合12.4万篇笔记。

 

可以说,所有的平台都看到了李永乐、罗翔的威力,也在通过自己的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知识网红。

 

20200826184811069.jpg

 

「教育+短视频」的新风口

 

流量平台和在线教育平台,以不同的路径开始逐渐交汇,而交汇的点就是「知识网红」,争夺的对象就是这届年轻人。

 

教育,一直是反人性的。每个人需要的是放松、娱乐,而教育需要的是自律和仪式感,所以我们看到,教育和互联网的结合变得异常缓慢。但是,随着宽带扩容、硬件升级及ABCDE(AI、Block Chain、Cloud Computing、Data Tech、Edge Computing)技术发展,互联网在教育领域渗透程度正不断加深。 

 

作为为数不多流量蓝海,教育会成为下一个被各方争夺的战场,而争夺的对象,也会从年轻人向更广的年龄段扩展。 

 

根据艾媒咨询的调查,在疫情期间,有63.1%的人曾购买过知识付费产品,而其中有90%以上的体验者认为自己是有收获的。

 

当碎片化学习、终身学习和持续成长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特点后,普通人的教育需求成为了流量洼地。

 

我们看到罗翔、李永乐这些「知识网红」的课程视频中,弹幕经常会出现,“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老师,就好了”“如果当初你是我的老师,那我一定爱死了。”所以,学生、普通人对于教育类网红的需求是巨大的。

 

所有人都渴望进步,所有人都不想成为一条咸鱼。但教育资源的不平等,让很多人失去了继续学习的机会。现在,互联网带来了这个机会,也势必会带来全新的风口。

 

在线教育网站Coursera创始人吴恩达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想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能随时随地接受最好的高等教育。我希望人的成功是立足于他们的胆量、勤奋以及智慧,而不是依赖着家庭、地位和出身。”

 

这或许就是教育和互联网结合的最大魅力,也是全新的机会。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罗翔老师”,在不同的平台上,教授大家知识,我们也可以随时学习一些新的东西。

 

「知识网红」,风口已至!

来源:金色财经

文章由指股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0)

    评论到此结束

    金色财经已认证

    金色财经入驻指股网为区块链联盟提供行业资讯、行情、数据等一站式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金色财经是一站式的区块链信息集散地,致力于为区块链创业者以及数字货币投资者提供最好的产品和服务,了解更多区块链资讯请关注金色财经

    +关注

    发文数 41538

    粉丝数 27